雪落新都梦故城

作者:任曼 来源:人文学院  发布时间:2019-01-07 浏览次数:0

    景天最后还是带茂茂去了他心心念念的长安……

    是天色初晓,烟雨携了微风,戏谑残云,待云破,看天青;是薄暮渐染,枕一夜飞雪,风卷门檐无人惊,迷梦不醒。

    痴人有一梦,梦回古城,看苏州,经云梦,走金陵,听一回软侬吴语,看一次碧叶红莲,赏一次秦淮后庭花……想来一席风月惹人怜,只可惜风来雨里,早已换了人间,古城不见,故人不再。无意听闻“一下雪,北京就成了北平,”细思量,也许下雪后能再一睹古城风采,思君终可见。

    雪落枝头,就着梅花幽幽的馨香,一夜多梦……

    一下雪,苏州就变成了姑苏。

    轻楫小舟,左摇右晃,穿行在一池碧叶菡萏中。流水悠悠,情意绵绵,白墙黛瓦似乎也痴缠不舍。

    都说女儿娇柔,是花是水,殊不知姑苏多水,小城也是柔情,多水的地方是最易生发爱情的。沈复和芸娘便是在这水乡之地互托终身,成就一段佳话。沈复初见芸娘便许下真心,非卿不娶,后来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,开始了你侬我侬让人艳羡的生活。林语堂说芸娘是“中国文学一个最可爱的女人,”此话不假,吴地多水,自然滋养出灵动清扬的女子。芸娘可爱,倒不是盛世美艳倾国倾城,而是这水乡养野了性子,她能毫无顾忌地女扮男装去游宴会,会只着一身素色旧衣参加堂姐婚宴,会用六只深碟摆出梅花意境,心思奇巧想出防晒的“活屏风”,会租用馄饨担子让沈复喝热酒、饮热茶、赏春花,会假借回娘家之名与沈复同游太湖、泛舟饮酒……

这等养人又惹人欢喜之地怎能不让人怀恋,只有趁这良夜漫漫,梦回古城。

    一下雪,南京就变成了金陵。

    灯光月影,觥筹交错,同是水河环绕,却是平添了一份奢靡气息。夜色中,十里秦淮并非墨黑不可见,灯笼两侧高高挂,船舫河上游,险些惊扰了河中花灯。青石街道,红楼绿瓦,不绝于耳的笑闹声,在烟雾迷蒙的秦淮河畔,竟生出些清冷。

    坐船游于秦淮河上,灯红酒绿间却依稀有冷香可闻,谁人画舫停于河畔,只识得一曼妙女子,纤手轻拢,似乎“未成曲调先有情”,低吟浅唱的后庭花萦绕在秦淮河上方,我听不出亡国之意,却感受到商女之恨。就着后庭花的余音袅袅,心下念着的竟是歌妓的陈圆圆,自古红颜多薄命,可是女子也不知自己有何过错,到头来也只能笑看“冲冠一怒为红颜”的借口。秦淮烟波,韵事风情,愁意几许,和着六朝金粉铺厚的河水一去不返。

    金陵繁华,秦淮安逸,纵使亡国之音不断,脂粉气不减,也着实是让人向往。

    一下雪,西安就变成了长安。

    长安城燃起万家灯火,登高楼,把酒饮,俯瞰着盛世繁华。灯红酒绿间,步辇压过青石板,留下一串嬉笑声。

    长安城有长安忆,长安女子爱罗衣。长安女子生活自是闲适,罗裳在身,闲来无事,对镜梳妆,理云鬓,簪银钩,一颦一笑着实撩人心弦。小贩叫卖声和行人笑闹声此起彼伏,小玩意儿看得人眼花缭乱,各式杂技武术夺人眼球,食物更是毫不费力地缠住人们的味蕾,烟花之地也是堂而皇之立在天子脚下……繁华近乎奢侈,放浪近乎放荡,但却撩拨着大多数人的心弦,怪不得茂茂总是想到长安来,想娶一个长安媳妇,这样安逸的生活有谁不爱。忘不掉茂茂闭眼时景天的绝望,最后一声茂茂好像也是用尽了全力。

    不过,景天最后还是带茂茂去了他心心念念的长安,那天天气很好。今天下雪了,可是我好像站在长安街上看到了他。

    雪停那一刻,我知道我做梦了。故城不再,你也没来,原是过往不可追忆,今生今世也就惘然。不过,见或不见,我都愿在那里等你罢了。

责编:陈诗涵

编审:曾益